赌爱

王伟事业有成,便“与时俱进”,包养了一个女人,奈何分身乏术,不能兼顾。于是忙中出错,被妻子李丽发现了,黯然抹泪和苦苦哀求未能够挽回丈夫的心。反之,王伟认为既然和情人大白于天,索性变本加厉,之间的感情也如燎原之势迅猛发展!

赌爱

不日,一纸离婚协议书不请自来,盼夫无望,李丽欣然签字,之后便消声匿迹王伟的朋友圈中。

兴许是娇妻旺夫,再婚的王伟生意蒸蒸日上,不仅如此,更有喜讯,娇妻有孕在身。这让王伟欣喜不已,所以大摆酒席,宴请亲朋好友!

豪华奢侈的宴客大厅座无虚席,人声鼎沸,祝福之言不绝于耳。听得王伟心花怒放,接连夸赞娇妻让他时值中年再为人父!慷慨激扬的致辞演讲完毕,一干人等推杯换盏,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。王伟轻轻的抚摸着娇妻的肚子,得意之情洋溢脸庞。

惬意间王伟看到一个不速之客,竟是李丽。对于前妻的不请自来,王伟十分气愤。不言这种场合她不适宜登场,就凭她半年来杳无音讯,此时现身,唯恐是来者不善。综合种种,王伟连忙置身席外,阻扰前妻。

“今天是我大喜之日,众友无一缺席,你别捣乱啊!”王伟告诫前妻。

“是吗,那恭喜了,我不是来捣乱的,此番前来是为了证明一件事!”李丽之言令王伟颇感疑惑。

“你要证明什么事情非要在这个节骨眼上?不会是耳闻我的事业更上一层楼,想在众人面前讨要一杯羹吧?你这个贪得无厌的女人!”王伟恶狠狠的逼问。

闻听此言,李丽的脸颊瞬间两行热泪滚烫而下:“你变的太快了,良心让狗吃了……”看着前妻委屈的样子,王伟感觉到失言,他知道李丽不是唯利是图之人。

但无论如何,二人之间已无瓜葛,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,既然前妻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来,必然事出有因。于是王伟迫不及待的追问李丽究竟是为何而来,好赶紧处理,以免横生枝节,怠慢来客。

“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!”李丽突然遥指坐在主宾席上王伟的娇妻,语出惊人,惊煞四座。

“闭嘴,太过分了,你这个可恨的女人!果然是来捣乱的!”受此大辱的王伟怒不可遏,随即招呼保安。

“我就这样走了,你不怕给大家留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吗?”李丽轻蔑的质问道。

此时此刻,王伟尴尬至极,脸色极为不佳,不知如何是好。与此同时,一阵恶毒的辱骂声传进李丽的耳畔,是王伟的娇妻,听到别人诬陷自己,也不管什么场合了,保住名誉刻不容缓。

“今日前来就为这空穴来风之事吗?你这个疯女人口无遮拦,信马由缰,自婚后我们形影不离,你凭什么诬陷她……”调整情绪后王伟斥责道。

事已至此,大家的胃口都被吊了起来,无不期待这场特别的插曲如何收官。

“疯子,空口无凭!有本事你拿出证据,否则,你就是信口开河,胡说八道!”王伟的娇妻处事不惊,一言激起众人之念。于是大家纷纷附和的嚷道要证据。

“证据?我没有任何证据!”李丽此言再次惊愕全席。

言至此处,王伟再也控制不住情绪,立刻示意保安把前妻撵出去,好使得这个小插曲就此结束。与此同时,大家的斥骂声不绝于耳,责怪李丽无理取闹,继而又拿起碗筷。

“我既然来,必然是有备而来!至于证据,当然是她肚子里的孩子!”李丽挣脱保安,再次指向王伟的娇妻:“若非她胃口大,岂敢铤而走险?也正是因此,我才拥有铁证!她若依然肚子干瘪,纵然我有三头六臂,也奈她不何!”

此言一出,又令大家一头雾水,似懂非懂李丽言外之意,但兴趣更加的浓烈,无比期待戏码的加重。

“一派胡言,荒缪至极!”王伟实在是气急了,不顾个人形象,竟然亲自动起手来,把前妻推向门外。他信任娇妻,更何况就如他刚才所言,婚后妻子寸步不离,怎么可能红杏出墙,由此,王伟难以忍受前妻的捕风捉影。

“你给我住手!让我把话说完!”李丽突然冲王伟大喊。

“作茧自缚,一丘之貉的人生捷径无非如此,只是你太过分了……”李丽三指席上王伟的娇妻从容而言:“老少配,当今社会不足为奇,各取所需,可你不该有一劳永逸之念,正是此害你原形毕露,否则,我对你绝对束手无策!”言毕,又转向王伟,讥讽道:“谁叫王伟爱你如痴,迷失自己了呢……”

事情发展至此,倘若没个交代,恐怕假的也是真的了。所以,为了打消大家的疑虑以及挽回颜面,王伟无计可施,唯有承诺日后做亲子鉴定以示事实。

当然这是后话。就在王伟向大家解释之际,有人发现他的娇妻离席而去迟迟未归。此时,大家都好像明白了什么,期待着她再现宴席,却以失望告终。

很显然,事实已然清晰,然而令大家疑惑的是李丽怎会料事如神。一个女人,怎能如此神通广大,纷纷要求李丽道出其中玄机。

“作为枕边之人,对挚爱的人岂能不知?他常年游荡于商场,徘徊于家庭;作息无规律,生活无节奏;为了应付各种场合,烟酒无度,身体健康自然日况愈下。这样的一个人,精子成活率必然低下,尤其是年近五旬,很难让一个女子轻易怀孕,更何况才半年……”李丽的一席话慷慨激扬。

“话虽然在理,但未免武断,世事无绝对,人的体质各异,不能够一概而论!”席中一人言道。

李丽并没有理睬此言,继续说道:“本来我也很忐忑的,偶然间看了一条‘重金求子’的广告,瞬间信心大增!”

“为什么?”一人又问。

“至于为什么?道理也很简单,悬赏‘求子’的都是妙龄少女,而他们的丈夫无一例外,全部是资产雄厚的中年男子。然而‘他们’却很不幸,总是有各种原因导致不育!王伟也是这个年龄段,既然如此,他也有权利患有不育的‘通病’。”言毕,李丽扫了一眼四周,那些“对号入座”的参宴男子面面相觑。

“李丽我错了!你不仅还我清白,更有再造之情!否则我极有可能有朝一日一无所有!请原谅我的一时糊涂,我要和你复婚!”一旁静听的王伟幡然醒悟,感激前妻的及时出现,在众目睽睽之下揭穿一个阴谋。因而,悔不当初!

此行李丽有意再续前缘,奈何方才王伟的冷漠以及丝毫不念旧情着实伤透了她的心,所以,她选择放弃……

“孩子需要父亲,我们和好吧,李丽……”王伟乞求道。

“你人在商海,难免糊涂一时,半年前,我多次以孩子年幼哀求你,可你色欲蒙蔽,一意孤行,对我们娘俩置之不理。而今,又何必呢……”李丽毅然拒绝。言毕,淡然离去!

半晌,才有人喃喃而言:“这个女人非同一般,没有任何过人之处,完全是凭着对丈夫的了解而另辟其境,打赢了一场漂亮的仗。此举无异于赌爱,赢则功成名就,输则身败名裂!好在天遂人愿,是非曲直自有定断……”

听闻此言,呆滞原地的王伟如梦初醒,终于知道前妻的重要性,于是撂下宾客,夺门而出……
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字典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://m.zidian2.com/gushihui_14657/
上一篇: 嘴巴没有撤回键
网友关注故事会
精品推荐
热门故事会推荐
首页
栏目
栏目
栏目
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