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得给力

活得给力

活得给力

有钱没处使

张高和刘是一对恋人,可这半年多,他们却一直在闹分手。事情是这样的:张高和刘都是从小地方来的,在省城念完大学后,双双在一家公司做业务。说他们有钱吧,他们工作几年,一起存了三十万块钱,可存钱的速度赶不上物价上涨的速度,买不起房,扎不下根;说他们没钱吧,手里的钱对他们来说也的确不是一笔小数目,想炒股票,没胆子,想投资,没方向,想拆伙,这笔来之不易的存款早就不分彼此,怎么个拆法?这不,想结婚没房子,想分手又分不了,让刘很憋屈。

过完年刚上班,张高他们公司的王总就宣布了几件更让人堵心的事:像取消规定的福利啦,降低基本工资啦,减少人手啦,等等。张高心里直打鼓,原来的日子就已经很难熬了,以后该怎么过,更是不敢想啊……临下班时,王总又宣布:为了削减开支,从今天起,六点一过全体下班,要加班也回去加!

出了公司,刘只顾低头赶路,张高也不知说什么,只能紧紧跟着,忽然,刘转过身,对张高说:“张高,分了吧。”

虽然事先不是没有思想准备,可张高心里还是一阵抽搐,他嘴唇嗫嚅着,不知该说什么。见他这样,刘也心软了,说:“张高,那笔存款你一直都不让我动,现在我一分钱也不要,全留给你,希望你找个好女孩,别找我这样的……”说完,她转身走了。

这天,刘一夜未归。

找到一个好去处

张高很伤心,可再伤心,班还得接着上,再说,只有回到公司,才能见到刘。

要感谢老板、感谢工作,分了张高的心,这天张高忙得脚不沾地,直到王总的一声“下班”,他才有点回过神来。这时,刘来到他面前,低声说道:“我想回去收拾点东西。”

两人走出公司,来到大街上,慢慢地走着。张高突然问道:“刘,你今天要加班吗?”刘点点头。张高说:“今天,我们一起加班好吗?”刘想了想,又点点头。

这时,张高看见马路对面开了家新店铺,店招牌很有意思,叫做“给力马拉松”,这是什么地方?刘也注意到了,两人穿过马路,来到店门口,隔着玻璃窗朝里望去—看着像家咖啡馆,又像家网吧,可又都不一样。店堂里摆着一长溜儿的木桌,分成一小格一小格,每一小格都有一盏台灯,发出柔和的灯光,桌上还接着一根网线,有不少人坐在里面,一杯咖啡,一台笔记本,聚精会神地忙碌着。两人不由得喜出望外:这不就是专为那些加班族而准备的吗?这座城市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!

两人觉得有趣,走进店堂,找好位子,接好网线,打开自己的笔记本。店主是个小伙子,见是新客,亲自过来接待,他们一看饮品单,咖啡40元一杯,刘一愣:“这么贵?”店主笑嘻嘻地说:“贵是贵点,但可以无限畅饮,这加班的人,哪能离得开咖啡呢?再说—”店主一指店堂尽头,“要是真累了,可以去那边长沙发上睡一觉,总之一切自便。”张高听了,心中不禁一乐:这店主真是既精明、又体贴呀!套用一句流行语:他开的不是店,是创意,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!

没多久,店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空气中弥漫着咖啡的香味,耳边响着键盘的敲击声,气氛紧张而惬意。要是咖啡喝完了,不用自己动手,服务员会主动给你续上,要是坐久了觉得腰酸背疼,还会有靠垫主动送上。张高从没想到,加班居然还能让人这么快乐。

把钱留给她

加完班,夜已深了,两人结账出店。街道安静,空气凛冽,让人觉得心旷神怡,虽然刘还是一声不吭的,可张高的心情也没那么坏了,他甚至想起了当初他们相恋时深夜漫步的情景。这时刘开口了:“张高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“想说什么,就尽管说。”张高还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。

“我辞职了,下个月就走。”刘说。

张高一下子站住了,他紧紧盯着刘,一时张口结舌:“你……”

这天晚上,张高毫无睡意,他看着刘一件一件地把她的衣服从衣橱里拿出、叠好、装箱,最后一切都整理停当,张高忽然问刘:“你没忘带什么东西吗?”

“没有啊,忘带了什么?”

张高顿了顿,说:“没什么。”

趁刘去洗手间的时候,张高找出那张两人一起存下的存折,悄悄塞进刘的箱子里。刚塞好,刘就从洗手间里出来了,她说:“张高,我走了,你自己保重。”张高说:“你也是。”刘拉起箱子,刚走到门口,突然扔下箱子,一头扑到张高怀里,哭喊着:“张高,我不想离开你,我不分手了……”

哭归哭,不舍得归不舍得,刘最后还是走了。张高没有再说一句挽留的话,作为一个男人,没本事让自己的女人过上好日子,他凭什么去挽留人家呢?

遭遇职场危机

有道是“屋漏偏逢连夜雨”,这天会上,王总宣布,为了提高大家的工作积极性、扩大业务规模,鼓励大家投钱入股,成为公司股东,凡是入股的,年终奖中会额外增加一笔红利,入股多的,还可以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。这话很清楚:想加工资、想升职,那就先给钱!张高想:这和古代的“捐官”有啥区别?

会议一结束,王总挨个儿找人谈话,轮到张高了,王总说:“你是外地来的,有难处,你和刘的事我也有所耳闻,这样吧,反正刘也走了,只要这个数,”王总伸出一只手掌,“我就让你接管她的客户,反正你对她这块业务也熟。”

按说5万块钱,张高不是拿不出,何况王总开出的条件也很给力,但问题是,张高早把两人的存款全留给刘了,他自己的工资卡里只有2万。没办法,张高只好照实说了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王总眼神变犀利了,“张高啊,你工作也好多年了,真的只有这点钱?我是看好你的,你可别让我失望啊!”

“不会,不会。”张高慌里慌张地从王总办公室退了出来。

一整天,张高都过得战战兢兢的,六点敲过,他就一头扎进“给力马拉松”继续加班。店主端来咖啡,顺便问了句:“这几天怎么一个人来,女朋友呢?”一句话勾起了张高的伤心事,他僵着身子,手里端着一杯咖啡,眼泪就“吧嗒吧嗒”掉了下来。

店主吃了一惊:“哟,怎么哭上了,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?”

张高摇摇头,拼命擦着眼泪。

店主没说什么,他走进柜台,不知在鼓捣些什么,一会儿工夫,一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端到了张高面前。店主笑着对张高说:“喝了它,心情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
别说,这鸡尾酒一入口,张高顿觉满嘴清爽甘洌,对店主更增添了几分亲近感,于是就把这些天的经历告诉了他。

店主听了,说:“如果你信得过我,没别的,就两条:第一,感情的事不能勉强,她要走你拦不住,可要是她真的懂你,就是走到天边也会回来;第二,入股的事是你们老板设的一个局,什么分红?分明是羊毛出在羊身上,他得了钱,还防了你们跳槽,阴着呢!”

不给力,不成活

张高是个聪明人,一点就透,听了店主的话,他又是佩服,又是惭愧:佩服的是店主年纪轻轻,见识却如此之高;惭愧的是自己缺少胆识,只会存钱,结果自己吃苦不说,还让自己的女人也跟着吃苦,太傻了!张高感慨道:“早知道还不如投资你的店,你是个能成大事的人,说不定我也能跟着你发财呢!”可一想到自己全部家当只有2万块,张高只能苦笑—唉,时运不济啊,继续“给力”加班吧……

夜深了,张高终于干完了活,起身去上厕所,只见迎面走来个人,张高定睛一看,这不是刘吗?

刘看到张高,有些尴尬,转身就想走。这时,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,两人一看都愣了,那个人,正是王总!

王总显然也很惊讶:“你们怎么在这儿?”

只听有人插了句嘴:“爸爸,他们是我的客人。”三人回头一看,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店主!

王总铁青着脸,望了望店主—现在该叫他小王了,说:“考虑得怎么样了?是把店盘掉跟我回公司干,还是继续做这种没前途的生意?”

小王说:“爸,还是那个态度,说什么我都不会回去的。”

王总冷笑一声:“你现在本事大了,连我的员工都成了你的客人。你要这么混下去我不管,有本事,把借我的三十万还来!”

小王说声“好”,转身从里屋拿出一张存折,交到王总手上。王总看了,吃了一惊:“你哪来那么多钱?”

小王说:“别人投资的。”

“谁投资的?”王总很奇怪。

小王一指张高:“他!”

王总一惊,死死盯着张高不放,一张脸霎时变得酱紫酱紫,把张高唬得大气也不敢出,过了老半天,王总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你……好得很!”说完,一摔门走了。

父亲走了,小王也松了口气,他对失魂落魄的张高说:“朋友,你别急,坐下来慢慢说嘛,刚才那钱,是你的,也不是你的。”这话一时间让张高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这时刘插口道:“张高,那三十万的确是你的,就是我走的那天,你偷偷塞在我行李中的。”

其实,那天张高偷偷把存折塞进刘行李中的时候,就被她发现了,对于这么好的一个男人,刘觉得自己真是无以为报。她想来想去,想起自己在“给力马拉松”加班的时候,就断定这家店一定大有前途。过去刘要投点资,张高总是大加阻拦,这回,她决定把钱送到店里,替张高投资,为了躲开张高,她还故意拖到深夜才来,没想到两人还是遇见了。

刘对张高说:“入股的事我听说了,你要是拿钱入公司的股,是杯水车薪,人家根本不当一回事,年终分红能有多少?拿钱投资这家店,那是雪中送炭,现在你就是这家店的大股东了,笨蛋!”

小王说:“刚才你们也看到了,虽说我勉强算是个富二代吧,但我觉得人就该有自己的活法。前几年我吵着要开这家店,我爸没办法,只好借了我三十万。他能借我这钱,是看准了我这店肯定开不下去,到时候还得乖乖跟他回去。他没想到,我一口气撑了五年,而且还挣到了钱。其实刚才我还在琢磨,是应该先把钱还给我爸,还是拿钱再去开家分店?如果还了钱,我就错过扩展生意最好的机会了,如果不还钱,那我爸永远会有逼我回家的理由,所以,你们真的是雪中送炭啊!”

刘做了个“打住”的手势:“别说‘我们’,现在这钱,和我无关了。”说完,刘就走了出去。

张高还在发愣,小王捅了他一下:“还没看明白?她其实早就回心转意了,可这话她又说不出口,你小子还不快追……”话音未落,张高早追了出去,只见雪地里刘的背影正在远去,张高冲过去一把抱住她……

这天正是元宵节,时近午夜,沿街挂着的彩灯仍然亮着,远处时不时响起爆竹声。张高和刘相拥在一起,过了好久,刘说:“张高,我错了,我后悔了,打从我看见你偷偷把存折塞进我箱子里的时候,我就后悔了,你这个笨蛋,当时为什么不拦着我啊?”

张高说:“现在我更后悔来追你。”刘一推他:“为什么?”张高说:“咱们老板的儿子真是太不给力了,为了气他老爷子,非要扯上我,这下好了,工作丢啦,以后我靠什么养你?”

刘“扑哧”笑了:“你没看出来啊?那小子是故意挖墙脚的,他想让我们和他一起干。其实这两天我早想通了,苦点累点我不怕,就怕想结婚找不到一个贴心的男人,干事业找不到一个靠谱的老板,现在两样都齐了,还怕什么?”

“这……这能行吗?”张高又犹豫起来。

“行,一定行!你呀,就是怕折腾,可这人有时候就得折腾,不折腾不成活嘛,就像咱老祖宗说的,要‘给力’!”

张高哈哈大笑:“什么老祖宗说的?这明明是网络上的词儿嘛。”

刘掏出手机,上网一查,让张高看,张高见网页上写着:“‘给力’,中国北方方言……”

没错,老祖宗很早就说过,人活着要给力。不给力,还活个什么劲儿呢?
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字典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://m.zidian2.com/gushihui_14655/
上一篇: 吃人的镜子
网友关注故事会
精品推荐
热门故事会推荐
首页
栏目
栏目
栏目
栏目